腐。主黑籃火青。冷CP專業戶。

[火青/短篇]喜聞樂見的青峰受小動物歡迎梗

※都是快三十歲的大叔

※儘管如此還是很幼稚(劃掉

※If世界

※盡全力寫了似肉非肉的東西

「啊、——喂!別舔、夠了喔!」

什麼鬼太犯規了吧你這聲音還有這麼天使可愛又色情的樣子還是第一次見到——!!!

但是該怎麼說呢……不,其實也不需要花費時間思考一堆贅詞來形容——

火神大我此刻的心情很簡單,兩個字:火大。

捲毛的紅色玩具貴賓狗像打了亢奮劑似地往青峰的臉——尤其針對嘴唇——的方向死命攻擊,而牠也的確是得逞了,因為那個遲鈍的「受害者」根本樂在其中。

看著狗狗伸出粉嫩的舌頭在自家戀人臉龐留下一道道晶亮黏糊的口水,火神當然很不是滋味。嘖。一想到自己以後要親吻青峰的臉和嘴的時候大概會猶豫個老半天,就滿腹的苦悶焦躁。他恨不得馬上把狗從青峰身上扒下來,但天殺的他依舊克服不了對接近那生物的恐懼。說他孬也好,沒種也好,反正身高一米九、年屆二十九的火神大我一直以來就是對任何體型的狗都非常超級無敵之沒轍。

——難道就只能忍氣吞聲、放著不管嗎?

「喂,大輝。」

「幹、哈……幹嘛?、唔,喂都說別舔了啊——」

「大輝。」

青峰不解地望向火神,笑到把眼淚都逼出來了。

「……」

「什麼啊?有屁就快放。」支開了狗,青峰挑起一邊的眉稍,有些不耐地催促。

「你應該知道我討厭狗吧?」

「嗯,所以?」

「所以,」火神不客氣地瞪著死賴在青峰身上東聞聞西嗅嗅的小型犬,面透陰鷙。「你可以解釋一下那個是從哪來的嗎?」

「不會吧……你在生氣?」

「才沒有。」

「咔哈,你當我瞎啦?嗯——我想想……與其說生氣,不如說在吃醋還比較貼切?」邊說,青峰邊熟稔地露出使壞的笑容。

「既然你都知道,那你現在又是在幹嘛?」

用細長的藏青色眼眸責怪似地吐槽「廢話」,

「陪你享受假日?」青峰一臉理所當然。

「把好不容易才有假可放的我晾在一邊算哪門子的『陪』啦!」

「別突然這麼大聲,也稍微體諒一下老子的耳朵啊喂。真是,在這種小事上面斤斤計較,還是男人嗎。」

「警告你不要太過分喔青峰大輝!」說著,理智線終於繃斷的火神作勢要衝上前去。

「你可別忘了這傢伙的存在哦,大.我。」

「唔哇!」視野毫無預警地被毛茸茸、散發出一股難以形容怪味的東西佔滿,在腦袋完全釐清狀況之前,身體率先反射性地往後彈開。

胸膛劇烈起伏著,火神滿臉驚魂未定地瞪著幾乎快長出惡魔的角跟尾巴的青峰,大力撞上牆壁的後背傳來一陣陣火辣的痛楚。

「哈哈哈都過幾年了,再怎麼說好歹也該有個長進吧?」青峰見對方這副拙樣,把小狗抱回腿間,壞心眼地揶揄。

「囉、囉唆!你也好不到哪去吧!都快三十歲的人還像小鬼一樣這麼幼稚!」

「這叫童心未泯啦懂不懂。誰叫最近東京和平得跟什麼一樣,再不注入一點青春活力,老子下一秒就要退化成整天只會邊嗑瓜子邊摳腳然後看著無聊綜藝節目哈哈大笑的中年大叔了啊。」

「為了不要變成你所謂的中年大叔,所以就只好來找我的碴嗎?」

「唔……可以這麼說。」

「開什麼玩笑!」

「好嘛好嘛,你先冷靜下來嘛。」心不在焉地安撫火神,「唉唉真浪費,明明這孩子這麼可愛。」青峰注視乖乖趴臥在大腿上狗狗的目光,少有地流露出滿滿的憐愛,為原本剛毅的臉部線條平添一股溫暖的柔和。

——再可愛也沒你這渾蛋可愛啊該死。

火神對著眼前畫風驟變的青峰直發呆,在內心忍不住如此腹誹。

「算了,我也懶得追溯狗的來歷了。你難道真的打算和一隻狗耗一整天嗎?」

「怎樣?不行?」

「你認真的啊……饒了我吧。」掩面,火神深深嘆了口氣。

「——除了捉弄人以外,也可以透過其他很多事情來證明自己還很年輕吧?」

「喔?」

起身,讓狗狗自己在火神寬敞的住處裡宛如脫韁野馬般亂跑亂竄,青峰用手抵住牆壁,長腿也跟著卡進火神的腿間,一口吞下他對方驚慌的抗議。

大約三十秒過後,

「比如說像這樣?」

青峰主動略微拉開跟火神的距離,刻意緩慢而低沉地說道。即便稍微疏遠了點,彼此依然都很輕易便能感受到對方溫熱而誘人的吐息。

藉著身高優勢以及與生俱來的壓迫感,青峰成功讓火神的表情透出緊張的窘迫。揚唇,他就像個天生的獵食者,低頭追逐、描繪著獵物上下滾動的喉結,並細心舔舐掉從頸間毛細孔滲出的薄汗。

「喂……已經、夠了吧……」

好半晌,火神推開一時半刻是沒完沒了的青峰,艱困地擠出幾個破碎的單音。他接著清了清有些乾燥的嗓子,「話說我剛剛說的可不包含這種事,你這傢伙不要給我擅自想歪啊。」明明是責怪的句子卻飽含著不言而喻的寵溺。

「哼,已經太晚了你這笨神。」

「等、等一下!」倉皇擋住青峰再次湊近的臉。

「又怎麼了。」

「你身上都是狗的味道……」

「所以咧?」

「所以啊——先洗個澡再繼續吧?」

「你現在是在嫌棄我?」

「呃,正確來講,是你身上的味道。」

「你這傢伙真的喜歡老子嗎?」

「事到如今你沒事問這個幹嘛?當然喜歡啊。」

「那好。今天試著克服你內心的恐懼直接做吧。」

「……老實講現在反倒是我開始懷疑起你對我的心意了。」

「你對自己太沒自信了,大我。剛剛不就很順利嗎?」

「剛才那是因為太突然了好嗎!話說這個跟有沒有自信完全沒關係吧!」

「——啊啊,無聊透頂。既然這樣我還不如回去跟憨吉玩。」別過視線,青峰乾脆轉身,準備邁開步伐尋找失去蹤影的貴賓狗。

「好啦!我知道了啦!」彷彿壯士斷腕,火神一把抓住青峰的手,將他整個人拉過來甩在牆上,並將顯露些微怒氣、雙手環胸的青峰禁錮在自己這道人體屏障中。

「我做就是了……如果真的無法忍受的話大不了憋氣。」

「噗、哈哈哈……說什麼鬼東西。呼——大我果然是最棒的啊。」聽火神這麼一說,外加那張無比認真的臉,儘管前一秒的氣氛多麼劍拔弩張、臉色再ㄍㄧㄥ(裝)得如何陰沉兇惡,青峰依舊只得棄守投降。

「啊?我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嗎?」

「不,噗、沒。好好好,我認輸。是我輸了。去洗澡吧。老子也覺得滿臉的口水很噁心。」強行突破火神這堵產生破綻的圍牆,青峰恣意朝著浴室的方向前進。

「什麼跟什麼嘛,結果還不是繞到這個結論了嘛。」

身高一米九,年屆二十九的火神大我即使心智、社會歷練都成長不少,然而他仍然無法全般摸透交往已長達十一年的戀人的心。

然後,他聽見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而青峰帶有撒嬌意味的聲音隨之響起:

「大——我——再不來我就要鎖門了哦——」

「咦、我不用……」

「我數到三,不來的話就算洗好了老子也不會再讓你靠近了。一二——」

對於表面威脅實則勾引的青峰,火神先是焦躁地揉亂頭髮後,「真是——」便旋即三步併作兩步,不一會兒就到達傳出氤氳熱氣的浴室門口,看見托著腮,早就好整以暇地坐在盈滿熱水的浴缸裡等候火神大駕光臨的青峰。

「等下發生了什麼別怪我沒警告你。」

自暴自棄地脫掉身上的衣物,火神一踏進浴室沒多久,馬上便和青峰交換了一個帶有懲罰性的吻。

「咔哈,就看你的能耐能做到什麼程度囉?」

-

嘿嘿嘿拉燈23333(X

經過這篇之後深深覺得我寫全肉的日子不遠惹......(複雜)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木参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