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主黑籃火青。冷CP專業戶。

[火青/火神2015生賀/短篇]喜聞樂見的火神是男性最想交往的角色第一名梗

※火神2015生賀

※銀魂式吐槽風

※愉快的訪談向

※傻白甜,看完請記得去刷個牙2333

※詳細名單在此→http://tieba.baidu.com/p/2635284131?pn=1


 


  打球打得起勁的兩人,正不明所以地互相對視。


  流暢的動作在不恰當的場合忽然定格,看起來十分滑稽。


  ……咦?


  兩個身高相仿的大男孩異口同聲,眼睛忍不住眨巴眨巴地開合。


  「搞什麼……這不是你家陽台嗎?」青峰率先直起腰桿,瞪著還停留在定格狀態、一臉茫然的火神。


  「是、沒錯啦。可是為什麼……?」火神也恢復平常站立的姿勢,轉身拉開通往屋裡的落地窗,正準備踏進去的時候,


  「兩位好。」


  一頭藍髮的半透明(當然那應該是錯覺)少年盯著他,簡單點了個頭。


  「唔啊!黑子你怎麼在這!」


  「痛——混蛋不要命啦!」


  身後又接著傳來青峰惡狠狠地叫罵。剛剛火神被嚇得往後倒,背正好撞到青峰的臉上。


  「啊抱歉,沒事吧?」


  轉頭過去看,只見青峰一手捂著鼻子,眼角掛著一滴幾不可見的淚水,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怎麼辦有點可愛。


  「你還要杵在這多久?趕快進去啦!」


  「喔、喔……」


  「全員都到齊了嗎?」


  另一頭傳出一道熟悉的女聲。桃井踏著優雅的腳步加入這場奇妙的談話中。


  「桃、桃井?妳怎麼也——」


  「先別急著驚訝,」桃井打斷。「我和哲君等等會好好跟你們說明情況的。」


  說完,粉髮少女坐到黑子身旁,表現出與剛剛截然不同的扭捏。


  兩人在他們對面盤腿坐下,


  「開始解釋吧。」青峰百無聊賴地拖著腮幫子。


  火神則聚精會神地盯著黑子跟桃井的臉。


  「你們其實已經在一起了吧。」黑子無視兩人審問的視線,毫無預警地投下一顆震撼彈。


  「什、咦咦為——」「哲你大白天說什麼鬼話啊。」


  「我想是不是玩笑你心裡應該清楚,青峰君。」黑子說,平常不起波瀾的眼睛此時卻如同剪刀一般鋒利。


  「……」說不過黑子的青峰無言以對。


  「哲君告訴我的時候我還有點不相信呢。阿大最近老是自己一個人一下嘆氣一下傻笑的……什麼嘛原來是戀愛了。害我白擔心一場。不過話說回來,真不愧是哲君!」桃井說著就往黑子的方向貼了過去。


  「五月妳幹嘛說出來!」


  「哼哼都這種時候還害什麼羞?」


  「妳——」


  「桃井說的是真的嗎,青峰?」火紅的眼睛裡似乎閃爍著竊喜。


  「才沒有!老子才不會做那種蠢事咧!」


  「老實說出來沒差吧?反正他們也都知道了……」


  「就沒有的事是要知道什麼啦?」


  「既然青峰君嘴硬不想承認的話那就沒辦法了。」黑子嘆了口氣說。「我們進入正題吧。」


  「什麼正題?」


  「嗯,關於『2015火神大我0802生日ver. 粉絲DVD』的自由訪談錄製一事。」


  「又來!?拜託饒了我吧……」


  「火神君你這樣我會很困擾的。而且受了世界各地廣大粉絲的支持卻不回禮答謝,我認為是非常無禮的行為。」


  「呃……!」


  過沒多久,火神妥協道:「好吧。——喔對,話說我們是怎麼從籃球場瞬間移動到這裡的啊?」


  「是我用Misdirection把你們誘導到這裡的。」


  「什麼跟什麼Misdirection才不是這麼用的吧!隨隨便便就可以讓人瞬間移動什麼的未免也太非現實了科幻作品嗎這是!」


  「因為是特別活動,這點小事就別計較了。」


  「……唉,真是夠了,我可不想當個跟打籃球完全沾不上邊的超能力漫畫男主角啊。」


  「在某種程度你已經是了吧?尤其是最後跟赤司打的時候。」青峰在一旁放槍。「啊啊我什麼時候才有可以在宇宙間打球的超高級待遇啊?」


  「喂喂你也透漏太多了……還有用膝蓋想都知道那只是一種表現手法吧。怎麼可能真的在宇宙打球啦你嘛幫幫忙。」


  「哼,誰管你。所以說有光環的主角就是吃香啊。」


  「講那麼多,那你跟我一起當主角不就好了嗎?」


  「哈?誰、誰要跟你這笨蛋『一起』當主角啊!就你這種貨色誰稀罕?」


  「你說誰笨蛋啊蠢貨!少瞧不起人了!」


  「打情罵俏就先到此為止。兩位現在刺眼到讓我想馬上去買一副太陽眼鏡來戴呢。」


  「「這哪是在打情罵俏!」」


  「笨神你學屁學喔!」「蠢峰你才是咧!」


  「真是——火火跟阿大兩個人都別再吵了!」


  「火神君、青峰君……」


  突然之間,他們好像看到了一對眼睛。這令兩人都不禁背脊發涼,倒抽一口氣。


  黑子(哲)的氣場原來也可以這麼強大嗎……


  兩人汗顏,乖乖放下互扯對方衣服的手,正襟危坐。


  「很好,那麼我話不多說,」提醒桃井記得開始錄影後,黑子清了清嗓子。


  「根據最新出爐的問卷調查顯示,火神君打敗了其他作品的許多魅力角色,拿下『男性最想交往的角色』第一名的榮耀。」說完,他向兩人各遞一份資料。


  ……


  「到底是哪裡榮耀了啊!?」和自己的照片相望個三秒,才反應過來的火神下意識怪叫。


  「噗哈哈哈!白痴火神居然是Gay心目中的男神什麼的我應該說聲恭喜嗎噗呼呼差點快把我給笑死。」而無良的青峰早就笑得人仰馬翻。


  「你很煩欸!別笑啦你!」臉上飄著兩坨紅雲,火神惱羞成怒地推了青峰一把。


  「那麼第一個環節——火神君對此的回應是?」


  「呃、謝謝……?」


  「噗老實地道什麼謝啊有病嗎哈哈哈哈。」


  「青峰君你有點吵。」


  「唉……這真的不能怪我啦哲。有時候這傢伙真的蠢得讓人噴飯。」


  「喂蠢峰!你有什麼資格說我?明明最蠢的就是你!」


  「嘖,好好叫老子的名字是會死喔笨神!」


  「好啊要我不這麼叫你可以,你就不要給我老是『笨神』『笨神』的叫!」


  「這大概有點困難喔。誰叫你這傢伙真的就是一個笨蛋。」


  「你他媽的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喔,好怕怕。所以你現在是想要趕我走就對了?」


  「呃!也、也不是真的想趕你走啦——」


  「……又吵起來了呢。」轉頭向黑子搭話,覺得自己瞬間成為背景的桃井一臉無奈。


  「嗯,不過換個角度想,其實這也是一種感情好的表現呢。」


  「誰跟他感情好啊!」「嗯可能真的還不錯吧……」


  「你不要傻傻就中了人家的下懷啦死天然!老子說不好就是不好!」


  「奇怪我實話實說又礙著你了嗎?每次就只會針對我。」


  一旁,錯過插話時機的黑子扼腕地皺緊了眉頭。


  「算了算了,跟笨蛋火神講再多也是白搭——」


  當青峰看見黑子表情的時候,心頭又是一驚。


  「……終於是注意到我們現在在做什麼事了嗎,青峰君。」


  「咳嗯,算是吧。把你們晾在一旁真是抱歉啊。」


  「沒關係。這不是重點。」雖然表情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儘管如此,黑子還是恢復面無表情,看了眼手中的資料,進行著流程:


  「那麼現在就請青峰君來談談會喜歡火神君的原因吧。」


  「什、——我我我才不、」


  「是喜歡的吧。」依然是緊迫盯人到讓青峰喘不過氣的眼神。


  「就、就算是又怎樣!」


  「……一定要把話題導向這裡嗎,黑子?那個啥……唔嗯也太讓人不好意思。」


  「你他媽給我閉嘴!」


  「阿大我們只會一鏡到底哦。」


  「啊?」


  「就是說剛剛那些打情罵俏的話會一字不漏獻給世界各地粉絲們的意思。」


  「喂就說不是在打——等等等,」青峰誇張地跳起來,指著架設在電視前的相機。「你們頭腦那麼好難道剪接個影片都不會嗎?」


  「嗯——誰知道呢。」


  「五月!」


  「不要那麼生氣嘛阿大。現在還在錄‧影‧中喲。」俏皮地眨眼,視線往相機的地方瞄去。


  「嘁。」小小咂了個舌,青峰只好坐了回去。「好啦好啦煩死了,要問什麼快問。」


  「蠢——青峰我說你其實也可以直接把相機開關按掉的。」


  「喔對耶,沒想到還有這一招。」喜滋滋地想起身之際,


  「兩個人都請給我坐好。


  「噫!是……」


  迫於連加黑都用上的黑子的氣場下,兩人又只得像小媳婦般乖順照做。


  「我再重新問一遍吧。青峰君你……」


  「我還記得你的問題啦。」青峰說,臉上的表情與其說是「不耐煩」不如說「彆扭」比較貼切。「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嗯嗯,我能理解。」黑子點了點頭。「我也常常在書上看到『愛上一個人是沒有任何理由的』這一類的話。」


  「才不是、像你說的那樣咧……」


  「那麼是怎麼一回事呢?」


  「唔!就是……」這種話當著本人的面怎麼可能說得出口啊可惡——陷入無限困窘地獄的青峰不住在心裡抱怨。


  「話說回來,」桃井跳出來救場。「一年級的時候還曾經說過『妳相信命運嗎』之類的話呢。現在仔細想想也對,阿大和火火的相遇,的確也是像命中註定一般羅曼蒂克呢。」


  「不要連這種事都說出來啦算我拜託妳好嗎五月!」


  撲通撲通撲通……


  咦?心臟好像有點奇怪。


  從剛剛到現在一直只是聆聽的火神揪住了胸前的衣襟,滿臉困惑。


  但是該怎麼說呢這種感覺——


  


  很幸福。


  


  「火神君,你的表情很奇怪喔。」


  從悸動的粉色海洋游上了現實的海岸,「有、有嗎?」火神一面說著,一面抹了抹自己的臉。


  「嗯嗯,的確是戀愛中的表情呢。」桃井說,並推了推自己的空氣眼鏡。


  忽然一隻手伸過來弄亂火神的頭髮,


  「你突然幹什麼?」


  他拍開那隻蠻不講理的手,對手的主人喊道。


  「囉嗦。不要隨便就露出那種表情啦。」


  「哪種表情?」


  「就、就是一副『我的青峰真是可愛得不得了』的表情啦!」死命扭過頭不讓火神窺探到表情,青峰自暴自棄地回。然而十分可惜的是,紅透的耳根、顫抖的聲音、泛白的指尖……在在背叛了他,洩漏出「我其實害羞得快死了」的秘密。


  !


  心臟二度緊縮。痛痛癢癢的。卻很暖。


  「青峰——」


  「笨、滾開不要隨隨便便就黏過來!」


  「是說『我的青峰真是可愛得不得了』這種話真虧你說得出來啊。」


  「吵死了閉嘴!所以說老子現在在後悔了啦!」


  「哈哈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啦你這個可愛的蠢蛋。」


  「不要說老子可、可愛啦白痴!噁心死了!」


  「那是你自己講的話吧?雖然你常常說一些讓人不爽的話,不過今天覺得你講的話居然很有道理還是第一次。怎麼樣開心吧?」


  「開心個鬼!」


  黑子無言地越過黏膩的笨蛋情侶組,望向窗外,再用眼神跟桃井示了個意。


  「……我看天色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先到這吧。」


  「咦這樣就結束了嗎?」火神驚訝地看著黑子。


  聞言,黑子停下收拾的動作。「嗯?你們想繼續其實也沒什麼不可以。」


  「不、不了。趕快把相機收起來吧。」


  玄關。穿好鞋子的桃井拿著相機,心滿意足,「錄到好東西了呢~」


  「五月妳這個叛徒!開學去學校最好不要讓我看見妳!」


  「青峰你沒事威脅女生幹嘛啊?」


  「對嘛對嘛,阿大真兇——」


  「你別管。老子都還沒跟你算帳呢。」


  「算什麼帳啊?我應該沒怎樣吧?」


  「『沒怎樣』這種話你竟然還敢說得出來?啊啊真是氣到肚子都餓了。」


  「意見真多欸你。好嘛,那我等一下做飯給你吃然後慢慢聽你講這樣總行了吧。」


  「……哼,算你還有心。」一聽到火神要下廚,雖然嘴巴上不說還一臉跩樣,青峰肚子裡的怒火其實已經被反射性的餓意澆熄了大半。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黑子的聲音冷不防地竄出。


  「之後影片燒製好,會再寄一份給你們的哦。」桃井接口。


  喀嚓。門一關上,兩人不約而同嘆了口氣。


  「今天還真是莫名其妙。不管是哲還是五月都一樣……淨做一些無聊事。」


  「嗯啊。感覺比打球還累人。」


  「唉,先不管他們了。說好的飯咧?」


  「好好,我煮我煮。在客廳乖乖等我哦,Darling。」說到Darling的時候,火神眨了下眼睛。


  「——別講瞎扯一些廢話,快去!」


  用不著特意去確認,賭一根他的分岔眉身後那個大力把他推向廚房的自家戀人此時肯定擺著一張害羞卻硬要逞強的表情。


  「等等,青峰,」火神說,使勁阻止了身後強硬的推力,正要轉過去的同時被對方一掌擋下。


  「不准轉過來!」


  怕被打的火神只好默默把頭轉了回去。兩人微妙地維持在一個彷彿做雙人體操似的詭異姿勢,就這麼展開了對話。


  「要說什麼快說。」


  「呃那個……你也知道吧?今天是我的生日。」


  「跟我講這個幹嘛?先說好老子可沒錢。」


  「當然也不是說你一定要花錢買個東西送我什麼的啦。」急忙澄清,「只是果然還是多少會有點期待吧……」火神稍微有那麼一點難為情地摳了摳臉頰。


  一分鐘過後,他依然沒收到任何一句像樣的答覆,只能從背上手掌的感觸確認對方的存在。


  「青、」


  「——全是你的。」


  忽然,背後的重量消失了。


  誒、火神回過頭去,只見到長沙發把手上頭擱著一顆青色的腦袋。


  全是我的?什麼東西全是我的?


  就這樣茫然地盯著青峰的髮旋好半晌——叮。終於會意過來的火神不由自主地瞪大了雙眼。


  確實,我家的青峰真的是宇宙世界無敵的可愛。


  火神帶著類似靜靜觀賞小貓咪翻滾賣萌那種柔軟歡喜的噁心表情,心情愉悅地打開冰箱的門,著手準備打理今天的晚餐。


-


彩蛋


  傍晚。孤零零地在球場躺著的籃球表示被遺忘了哭哭。


  


-


SAFEEEEEEEEEEEE_(´ཀ`」 ∠)_


天哪怎麼會這麼難控制wwwwwww

總之能安然落幕真是太好了——火神小天使生日快樂!!!!!!!!!

再聲明一次pure青峰是MY嫁!!


评论 ( 7 )
热度 ( 14 )

© 木参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