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主黑籃火青。冷CP專業戶。

[一葛/長篇]當一部少年戰鬥漫畫完結的時候 Interval –Side Kon

※魂→葛注意(爆)

Interval –Side Kon

  我是魂。King of Neverland(有一堆漂亮大姊姊而不是一群乳臭未乾的臭小鬼的那種),通稱Kon大人。

  開玩笑的啦——以為我會這麼說,那就大錯特錯啦!

  雖然說外貌只是一隻獅子造型的布偶,本大爺的颯爽英姿也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在正篇裡出現,但為了證明我存在於此的必要性,今天!沒錯就是今天!大爺我決定要來做一個令人跌破眼鏡的強勢復出秀!

  這回一定要讓那個老是瞧不起人的臭小鬼見識到本大爺的厲害,「嗚嗚嗚魂對不起我一直狗眼不識泰山」像這樣露出痛哭流涕的悲慘模樣跪倒在我的腳邊哼哼哼……

  帶著一抹邪惡但卻迷人的帥氣笑容,我輕鬆跳起來轉開一護房間的門,伸出我的布偶手霸氣指著房間裡面的下等人類。

  「一護!!吾名為魂,拔出汝的劍來一場驚心動魄的決鬥吧!今天吾一定要跟汝分出個——」

  等等。

  我停了下來。

  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

  跟平常不一樣,望向我的視線有兩道。

  「……你們——在做什麼?」

  一護那小子正壓在一個明顯非人類的陌生人身上,一隻手還一直想往那個人的嘴裡伸。

  呃呃難道我不小心撞見什麼尷尬的薔薇場面了嗎……想著,從布料的縫隙中冒出了冷汗。

  「啊,搞什麼是魂——」

  「給老子滾開!」

  一護被毫不留情地一腳踹開,從床鋪滾到了地上。

  噗噗。因為那跌倒的蠢樣實在太好笑了,順道轉身貼心關上門的我,不禁掩住嘴巴發出了嘲諷的笑聲。

  「喂那邊的蠢布偶不准笑!再笑我就別怪我衝過去拔掉你那圈鬃毛!」

  我的肩膀反射性一聳——當然之所以會有如此反應,是因為戰意被挑起來的緣故——「呵、哈……!誰怕誰!我們就來see see最後到底是誰先變成禿頭吧!」

  突然之間,一隻手抓住凌空躍起的我,「這布娃娃是什麼鬼東西?看了真礙眼。」

  喂喂真是沒禮貌的傢伙啊——砰咚。

  嗯?砰咚?

  一張放大版的臉帶著厭惡又帶點好奇的眼神,無高能預警地擠到面前。明明是張充滿男人味的臭臉(兩種意義上的),卻若有似無地撩撥著大爺我一顆小小的棉花心臟。

  ……………

  ——咦咦咦咦咦咦咦!?

  「拿來啦。」一護那小鬼粗魯地把我從那人的手中抽走。「你該不會連這個髒布偶都想放在嘴裡咬吧?」叫誰髒布偶啦喂!

  「誰會做那種事!你當我白痴嗎?」

  「毫無疑問的你就是吧!居然把我唯一僅有的巧克力一聲不響地吃掉……那可是我為了防止讀書讀到昏頭事先準備要來補充熱量的巧克力欸!而且你竟然連包裝都吃進去了,這世界還有有沒有天理啊?」

  搞什麼。搞半天原來只是為了這種芝麻綠豆大的小事。都什麼年紀了還像個小鬼一樣鬼吼鬼叫,真難看。

  在激動的甩動下,我替認為一護這傢伙變得成熟可靠許多的伙伴們暗自感到遺憾萬分。

  「囉嗦!吵死了!明明是你這傢伙說『很好吃哦你也可以吃吃看』一臉期待地跟隻狗似的,我才勉為其難接受你的請求好唄。」

  「你說誰一臉期待地希望你吃啊!你眼睛是長在頭頂上嗎請問!我後面明明就有加一句『要是你吃得出味道的話』的前置條件吧?」

  「嘎啊?結果你他媽的根本知情嘛——?」啪嘰啪嘰。我聽到了扳動指關節的聲音。「那剛才硬塞東西給我吃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想看我出醜?」

  「咦、呃呃當然不是!你誤會了啦葛力姆喬!」一護的氣焰瞬間被澆熄了大半。雖然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不過做得好啊這位小哥!「那只是讓你可以快速和我家人打成一片的一個權宜之計……喂等等你別過來——虛、虛閃?快住手你瘋了嗎!?」

  高能量的光束砲彈在男人的手掌前凝聚,「管你有什麼理由——去死吧黑崎!」

  「唔哇、都說等一下了!」情急之下,一護就這麼喪盡天良把本大爺往那個宛如兇猛野獸的男人丟去。

  ——臭一護根本友盡啊啊啊啊!說好的把義魂丸拿出來然後死神化咧!

  沒想到下一秒,我本人,King of Neverland,卻以超級非現實的手段阻止事態繼續往一發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

  啾——……

  我頭下腳上地貼在男人的臉上,無比尊貴的唇傳來一股令人酥麻的觸感。

  ………………哇‧哩‧咧。

  撲通撲通撲通——

  然而,理應不存在的心臟卻開始劇烈地跳動起來。砰!——喀隆隆……聽見了世界轟然倒塌的聲音。

  儘管只有短短五秒鐘不等的時間,感覺就像幾乎已經過了有一世紀那般漫長難耐。

  彷彿一根輕盈的羽毛似的,我緩緩墜落,甚至覺得對方接踵而至的無情踩踏都是一種在掩飾害羞的激烈表現。

  ……我,說不定是病了吧。

  「喂、喂,沒事吧魂?」

  「一護,我啊,現在很幸福。」因為面朝下的關係,我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你在說什麼東東?是腦袋被踩壞了還是怎樣?」

  「——搞什麼鬼啊這個破爛布偶!」女神——不對——男神大人的聲音從天而降,簡直宛若天籟。糟糕我的耳朵會不會就此融化掉呢。如果每天都可以聽到如此美妙的聲音,就算要我做出自拔鬃毛這類兇殘的自殘行為都值得。

  「要說搞什麼的是我才對!突然就對著人放虛閃也太沒常識了!你難道想殺人不成?」

  「不然呢?既然你不喜歡之前的理由,那不如就換成『我是來殺你的』吧。」

  「也太隨性了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不就更沒有理由讓你待在這裡了!」

  「老子說要住就是要住。你沒有選擇的餘地,黑崎。」

  「天啊真是氣死我了——那就拜託你表現出房客應有的樣子好嗎!」

  嘖嘖一護這臭小子,對著男神大人說話用的是什麼口氣啊。實在是太失禮了。

  這麼趴下去也不是辦法,今天的主場可是大爺我啊、我啊!

  於是乎,我抓住機會,趁男神大人移開腳的空檔,朝那附著傷痕但卻意外性感的胸脯為愛與夢想勇往直前。

  「大姊姊~~請問芳名呀~~?我叫做魂哦!別管一護那個毛沒長齊的臭小鬼了,come on baby不要害羞儘管投入我的懷抱吧!我會讓你幸福的——唔噗!」

  雙倍的、打擊。

  我又毫無懸念地回到了男神大人那令人憐愛的腳底下。

  「別隨便就把老子當女人來看!想死嗎你這垃圾娃娃!」

  「唔呃……是——如果是死在大姊姊手下的話我樂意之至——」

  「哦?看不出來還意外是個有膽識的傢伙嘛。」稱、稱讚我啦!!「好吧,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就成全你——」

  「等等葛力姆喬!」喂臭小鬼別來攪局啦。

  「雖然魂如你所見是那個樣子,不過好歹他也是我的伙伴,你就別跟他計較了,吶?」

  過沒多久,男神大人咂了下舌,把我丟給一護又一臉無趣地走回床邊坐了下來。

  啊,走了。

  ——個頭!這不是都被掰彎了嗎混帳東西!

  猛然意識到自己剛剛究竟做什麼會讓角色崩壞的出格行為的我,沉痛掙扎地緊揪住胸前的布料。

  暫且收斂起情緒,我拍了拍一護的手,一面努著嘴,一面用眼神示意,「欸,一護,那傢伙是誰啊?」

  「啊?你說他喔。他是從今天開始寄宿我家的葛力姆喬。」一護的聲音還是夾著甩不掉的怒意。

  「葛力……姆喬。名字的饒舌程度就跟遊子美眉給我取的『波士塔夫』不相上下啊。」

  「魂,我說你啊,」

  「幹嘛?」

  「你什麼時候改變性向了我怎麼都不知道。」

  「我我我喜歡的只有臉、臉啊喂!我對大波的漂亮美眉的喜愛還是始終如一啊!」

  「喔是嗎。」

  「真的啦!相信我啦一護!」

  「的確撇開性別不講的話,是蠻有魅力的啦,那張臉。」

  

  ……咦?

  

Once upon a time, I fell in love with a beautiful man by chance. 

Side Kon - END -

-

對不起2333333(立馬土下

葛力姆喬的初吻就這麼被魂給奪走啦XDDDDDDDDDDDDDD

评论 ( 6 )
热度 ( 29 )

© 木参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