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主黑籃火青。冷CP專業戶。

[出勝/短篇]指切り

※首篇出勝,角色OOC注意! 


  「痛、——怎、怎麼了嗎,小勝?」

 

  綠谷被爆豪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聳起肩膀,轉過頭,正面撞上對方銳利的視線。

 

  「敢走的話,就把你的手指咬斷。」

 

  爆豪恫嚇地說,嘴裡還含著綠谷的手指所以聽起來有點滑稽的含糊。

 

  一些唾液從嘴角滴落,濡溼部分潔白的頸項。

 

  咕嚕……吞了口口水,綠谷緊張地維持姿勢,從食指根部傳來的劇痛不知為何漸漸轉變成一股發酸的甜膩。即使手指順利脫困之後留下深刻的齒痕甚至因此斷裂也不會感到恐懼——不對。果然或許還是有點勉強吧。

 

  「小……勝?……唔哇!」

 

  安然躺在口腔內的柔軟舌葉無預警地翻動,舔拭著綠谷微微顫抖的指尖。意料之外的挑逗行為讓綠谷的臉隨即通紅一片,舉起另一隻手像不知道該怎麼辦似地在半空中胡亂揮舞。

 

  膩了。然後一口吐掉嘴裡的東西,擺出討債混混般的表情,「喂廢久,回答呢?」

 

  「咦?」

 

  先是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而在對方感覺要把自己活拆入腹的眼神壓力逼迫下,綠谷連忙往後拉開距離,結果就這樣一頭敲上了牆壁。

 

  「所以我說回‧答‧呢。」

 

  無視綠谷從眼底發出來的求救信號,爆豪率性抹去下頷至嘴邊的唾液,另一手手霸道地抵在綠髮少年耳邊的牆上,接著他壓低聲音,整體的威嚇效果比上回多了三點八個百分點。

 

  顧不上後腦發出的陣陣痛楚,綠谷縮起脖子,游移的目光在對方透著水光的唇上停駐約莫零點一秒後,就像被灼燒般彈開飄往別處。

 

  「不說話是怎樣無視我……」

 

  「呃呃,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會一直待在小勝身邊的!」

 

  「…………」

 

  「吶,小勝,」正面迎上爆豪正嚴厲檢視自己的雙眼,綠谷勇敢說出內心的猜測:

 

  「難道你在不安嗎?」

 

  「什、說什麼鬼話啊你這混蛋書呆子!」

 

  「嗯,果然是在不安吧。抱歉,沒有注意到小勝的心情。」

 

  「喂聽人說話!」

 

  「不過我們已經約好了不是嗎?——要一直一起並肩作戰。為了不早一步離小勝而去,我絕對絕對要再變得更強。」

 

  「哼,像你這種懦弱的傢伙還是趕快去死一死好了。」撇過頭,爆豪坐回原位,一臉沒趣。

 

  「那可不行。」彷彿下定決心,綠谷攥緊了拳頭。

 

  「幹嘛。怕死啊?」

 

  「那也是一點啦。不過萬一我死掉了,小勝會難過吧?所以我絕對不會死。」

 

  「嘎啊?說夢話嗎你。」

 

  「唔嗯。或許吧。」露出一抹妥協的苦笑。「還有小勝,拜託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啦。那個,對心臟很不好的……」

 

  斜撇了綠谷一眼,「呿,講話就講話紅什麼臉啊!噁心巴拉的痴漢嗎你。」

 

  「小勝不也一樣——」

 

  「給老子閉上你的狗嘴!」

 

  「啊、是!」

 

  「哼,反正最強的一定是我。所以,廢久你就給我乖乖躲在後面就夠了。」

 

  「誒,那樣感覺也不錯呢。『小勝的背後就交給我來守護吧!』——這種超級帥氣的台詞我也好想親口說看看喔。」

 

  「白痴啊!不要隨便亂曲解人意思啦!」

 

  「什麼嘛,明明就一臉很期待的樣子哈哈。小勝真是不坦率。」

 

  「我看我們現在就來實驗看看你死了我到底會不會難過好了——」

 

  「咦咦等、哇小勝對不起啊啊!」


-

因為今日起床突發腦洞,就寫了2333

本來只想簡單寫個500字啊XD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木参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