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主黑籃火青。冷CP專業戶。

[火青/短篇]喜聞樂見的就只是想讓火青兩人調情梗

※本來是七夕賀文,因為難產才一直拖到現在對不起!!

※兩人都是大學生

※青峰是襲受、是襲受、襲受。(很重要所以講三次

※電影是《穿越時空愛上你》,劇情大部分忘記了所以憑印象寫(X

  畫面中,金髮女人囈語著縮進棕髮男人的臂彎,男人輕輕攬住她,雙眼專注地盯著電視機,手指安撫似的拍動表示他在乎。

  女人憑藉一己之力,在職場上奔波打出一片自己的天下。現在她累了,需要一個港灣可以靠岸休息。而他就是那個港灣。這讓他感覺很好。

  身處畫面之外的火神入迷地望著兩人互相依偎的畫面好半晌,接著嘆了口氣,切斷電視的電源。沒了電視的配樂、對話攪和,身旁平穩的鼾聲益發清晰。

  轉過頭去,一個正張著嘴倒頭呼呼大睡的藍髮大男孩旋即映入眼簾。

  這種現實與理想的差距真是讓人無力吐槽。

  不過青峰小女人似地窩在自己懷裡什麼的,光想就雞皮疙瘩掉滿地。

  「喂,蠢峰,」火神用手肘推了下青峰。

  「………」

  眼皮底下的雙眼動了動,青峰隔著衣服撓撓肚皮,完全沒有清醒的跡象。

  見狀,火神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目光鎖定在對方挺立的鼻樑,伸手狠狠捏了一把。

  「————噗呃!」突然呼吸不順的青峰旋即驚醒,迸地跳起來語無倫次地嚷著「不能呼吸」「會死掉」之類的話。

  過沒多久,混濁的雙眼漸漸聚焦,他摸摸身上的衣服。是乾的。現在人也好好地待在安全的陸地上。「……啊?搞什麼,是夢啊。」說著,放鬆緊繃的肩膀,眉頭平添幾條怨懟的皺痕。

  火神身體微微前傾,以不被察覺為優先考量,窺視青峰的表情。看對方表現出超乎預想的狼狽,火神其實內心還是不免升起一點罪惡感,但這種出自於良心的道德譴責才剛冒出頭沒多久,就立刻被另一波來勢洶洶的笑意沖得一乾二淨。

  扭頭瞪向身後的火神,「為什麼你這傢伙會在這裡?」青峰沉著臉,拋出一個以現在情況而言簡直跟火上澆油沒兩樣的質問。

  「哈哈哈你是睡昏頭了還是怎樣?這裡是我家我當然就在這裡啊廢話。」

  「你家?」青峰困惑地眨眨眼睛,重新環顧自己身處的空間。赤腳。午後悠閒的陽光穿透窗戶打亮腳下一塊木質地板。對於一個獨居的男子高中生來說整齊得太過分的客廳,而消遣的東西除卻音響、CD跟籃球雜誌之外別無他物——嗯?什麼時候還多出一台尺寸頗大的液晶電視?

  不說那個,照這樣看來,他好像真的在火神家喔。

  挑起眉梢,歪著頭,經過自身雙眼確認過後也只得鼻子一摸草草接受現實。

  「噗哧,失智老頭嗎你。」

  「囉嗦!」青峰轉身怒喝,使勁用益發狹隘的視野把涼涼吐槽的火神擠得扁扁的。

  「話說回來我沒事跑來你家幹嘛?」

  「不會吧。你真的忘了?」

  「忘了。」青峰答得乾脆。

  「啊,這樣喔。」火神說,表情反倒沒什麼變化。他垂頭吁了口氣,雙手手掌摁在膝蓋上。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兩眼迸發出耀眼的詭異光輝,「那麼,重新介紹一下吧。我叫火神大我,是你這傢伙的主人——」

  「想死的話就儘管直說。」

  彈指之間,視野擠進一張背光的黑臉,毫無防備的喉頭上傳來一股快要窒息的壓迫感。

  啊,這傢伙真的長了一張很適合去討債公司當小弟的臉呢。

  儘管正面臨極大的存亡危機,火神還是溜轉著一雙赤紅的眼睛暗忖。

  「呃呃,抱歉抱歉。只是想講講看而已……」

  一手包覆住準備狠狠揍斷他鼻樑而高舉在旁待機的拳頭,火神感到壓力略微降低,想挺直身板的同時,又彷彿要鑲進沙發裡似地被對方死死壓了回去。

  「喂喂都道過歉了你還想怎樣啊?」

  「如果覺得道個歉就能便宜了事你當發明出警察這個職業的人是吃飽撐著嗎?」

  冷冷睥睨著火神塞滿抱怨的眼睛,神情逐漸往仁王的方向發展。

  然而不知怎麼地,宛如深受蠱惑,「喂青峰,要來接個吻嗎?」火神唐突地切開縈繞在兩人間肅殺的空氣。

  「——哈?你腦子是還好嗎?現在明顯就不是這個氣氛吧。」青峰說,一張凶神惡煞的仁王臉啪啦啪啦碎落一地。

  「有什麼關係?再說還不都是你這傢伙的錯。」

  「又我了?媽的還不趕快給老子放手!」

  「怎麼可能放啊!不會有哪個智力正常的人明知道會被揍還傻傻放手吧?」

  「喔?那試試這個怎麼樣。」

  只見一道狡黠的光在紺青眸子裡稍縱即逝,

  「什……唔啊、」

  下一秒,右耳垂便傳來一股溼滑的觸感,毫無預警的越線接觸令火神反射性鬆開對青峰手的箝制。

  得到預期的效果,青峰把重獲自由的魔爪伸向火神的肚子,若有似無地撩撥。接著慢條斯理的,伏在他耳邊低聲說:

  「好啊。」

  ——赤裸裸的邀請。

  咕嘟。雖然很不甘心,但他明顯已全然敗北,成為藍髮男人死心塌地的俘虜。他期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無可遏止地感到興奮。

  他直視青峰的眼睛,然後閉上自己的。他感覺青峰的氣息漸漸接近,雙手一邊扶上對方精瘦的腰,一邊屏息忍受著胸腔內心臟猛烈撞擊的咚咚聲響。

  結果。

  ——痛!

  …………咦?

  痛??

  「咔哈,」

  他張開了眼睛,青峰那抹點滿嘲諷技能的鄙視笑容就這麼殘酷地映入視野。「這種程度就站起來啦?變、態。」說著,視線裸露地掃過他股間的隆起。

  「才才才不是變態!」倉皇地把青峰推到旁邊,他越是合攏雙腿、拉下T恤,就越顯得欲蓋彌彰。「明、明明就是刻意挑逗的人不好!我可一點都沒錯喔!再說了,不管是誰,被喜歡的人做了這種事會起反應也是沒辦法的事吧……」

  「唉我說你啊,還真是哈我哈得要死耶。」

  「唔哇啊啊青峰你這混蛋到底在說什麼啦!話說你他媽還真咬啊?鼻子超痛的,如果掉了你打算怎麼賠我?」

  「聲音太大了、聲音。」青峰說,一臉不耐地掏著耳根子。「掉了好啊。看你這混帳的鼻子不爽很久了。」

  「你少在那邊遷怒!我的鼻子是無辜的好嗎!」

  「——啊?無辜?還真有臉說啊你。隨便捏在睡覺的人的鼻子讓老子出糗的火‧神‧君喲?」啪、啪,恫嚇似地發出扳動手指關節的聲音。

  「唔呃!好嘛,抱歉……」

  「嗯嗯好乖好乖,」揚起下巴,犒賞地拍了拍火神的腦袋,「那麼老子要求不多,就讓我拔掉你的本體好了。」

  「什麼本體?」

  「分岔眉啊。眉毛生得那麼奇怪卻從來沒想過去美容院修。你不覺得丟臉我都替你感到可憐了。」

  「我眉毛奇不奇怪關你屁事啊!還有你的手在幹嘛——?」

  「我不是說了嗎?這是要進行神聖的本體摘除手術前的預熱暖身——」

  「你很煩啊都說了那不是我的本體吧!?」

  

  青峰又睡著了。

  好可怕。這個人嗜睡的嚴重程度根本已經攀升到常人無法觸及的外太空了吧。

  火神小心翼翼地伸長手臂撈起擱在桌上的DVD塑膠收納盒,大致瀏覽一遍片名跟劇情大綱後,嘆了口氣。

  盯著枕在大腿上那張毫無防備的睡顏,複雜的眼神中半是無奈半是寵溺。一想到明明是這傢伙說「老師突然要我們寫什麼心得報告因為怕看到一半睡著所以我們一起看吧」屁顛屁顛跑來他家結果又自顧自變成現在這種狀態就一肚子火。還有就是,很重。不過,說句老實話,這大概也算是一種……呃那啥——甜蜜的負荷吧?印象中好像在哪裡看過諸如此類的描述。

  將盒子放了回去,火神輕輕摩娑著青峰意外柔軟的髮絲,心想如果能和電影中的女主角一樣回到過去,早點認識這個傢伙就好了。

  ——那麼或許就能阻止這傢伙崩壞也說不定。

  算了,現在無論說什麼都是事後諸葛。

  認清這一點,火神溫柔地用指腹撫平青峰眉間不自覺慣性聚攏的皺痕。

  聽說人的眼睛能分辨出一千萬種顏色,而青峰是第一千萬零一種。獨特,並且難懂的顏色。

  儘管如此。

  他仍舊不會停止理解的腳步。

  將目光再次投射在螢幕上頭,看著看著,眼皮益發沉重,不一會兒,同樣對這種類型的電影不感興趣的紅髮青年,也忍不住跟著一頭栽進無邊的夢鄉去了。

-

  襲受很萌欸真的……青峰可以說是移動的R18又同時保有令人不敢玷汙(也超想玷汙(炸)的完美純潔。

  唉唉怎麼能夠創造出這麼可愛的角色呢???藤卷老師您是神嗎是神嗎——?<●>___<●>

评论 ( 2 )
热度 ( 9 )

© 木参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