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主黑籃火青。冷CP專業戶。

[一葛/長篇]當一部少年漫畫完結的時候 03

03

  開場白是一片高深莫測但實為故弄玄虛的沉默。

  「我說那個啊……」

  不明覺歷地眨了眨眼睛,脫口而出的聲音還殘留著乾燥的窘頓。一護像個驚覺「咦原來現在是在賽跑嗎」的跑者,見其他競爭對手絲毫無意前進,便一臉茫然地率先衝破了終點線。

  「是男人就不要扭扭捏捏的一護!再更大聲根本不會花你多少力氣吧?」魂跳起來,義正詞嚴地指著一護大聲嚷嚷。

  熟練地換了張兇惡的表情,「呦,今天話挺多的嘛?魂?」

  一護把手拍在獅子布偶的腦門上,另一手作勢要往它嘴裡伸。

  「那當然啦!!」儘管於事無補,魂推搡著一護蠻不講理的手,邊使勁奇怪地扭動邊吶喊:「不趁機在這裡刷存在感補回本篇後期幾乎零戲份的缺憾的話很快就會被世人淡忘欸!身為堂堂魂大人的我怎麼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落到這番田地?」

  「什麼嘛。」無趣地放開了手,「太在乎名聲可是會把自己搞得很累喔。」

  「啊啊我受夠了!說這麼多,反正像我這等小咖的心情,指望你這小子會懂的我真是個大笨蛋。」

  「魂……」停頓大約十秒,一護的眉心平添幾道困擾的摺痕。

  「如果期待我拍拍你的肩說『別沮喪』的話我只能在這裡先說聲搜哩啦。」

  「嗚嗚太過分了這個混帳橘子頭!」

  彷彿全身的力氣被一把抽乾,魂倒了下來,身旁流滿一灘悔恨的眼淚和鼻涕。

  「呼,耳根子終於可以清靜一些了。」一護掏了掏耳朵,轉向床的位置,「抱歉……咦不會吧睡著了!?」

  ——只見藍髮破面在神不知鬼不覺中背對著他們悠哉悠哉地睡起大頭覺,似乎已經把一護的房間當成是自己的窩一般自然隨性。

  「果然是張看了就會讓人心情平靜的睡顏啊……雖然還是有種難以接近的距離感啦。」

  轉眼間,不知為何又滿血復活的魂跳上床鋪,一雙豆子般的塑膠眼睛直愣愣地盯著葛力姆喬瞧。

  「喂,魂。」一護放低了聲音,「你不會真的是這個吧?」揶揄似地把右手手背貼到左臉旁。

  「噓——」惡狠狠地瞪過來,「你很煩欸。都說不是了。」用氣音把話說完後,再次把一片光溜的後腦杓對著一護。

  「欸欸別開玩笑了。不是要討論決定葛力姆喬該睡哪裡嗎?當事人睡著還怎麼討論啊?」

  魂依依不捨地跳下床,搖動著頭和手指(?)。「嘖嘖嘖,腦袋真是預料中的不靈光啊。」

  「喂。」

  「大姊姊既然已經選定你的床了,你就把床讓給他睡吧。」

  「啊?自己的床就這樣一聲不響被霸佔,自己卻只能打地舖,這種事誰都無法接受吧?」

  「『你沒有選擇的餘地,黑崎。』」

  「……學得爛死了。」

     望向手插口袋背對這邊的葛力姆喬,一護撇了撇嘴摸摸鼻子選擇妥協。

  葛力姆喬.賈卡傑克在傍晚的餘暉中悠悠轉醒。

  就結果而言,他成功用睡遁躲過一頓絕對會很尷尬的飯局,但前所未有的,一股這樣下去不行的焦躁感卻同時從心底油然而生。

  他從床上坐起來,沒看見那顆扎眼的橘子頭,視線反倒在環顧房間的過程中和那隻煩人的獅子娃娃撞到了一塊。

  「大姊、」

  「再叫一次就撕碎你。」

  「一、呦,那邊那位俏麗的小哥YO——」

  取代言語的是幾聲扳動手指的恫嚇。

  「……」汗珠從額頭快速流過,不敢亂哼亂叫的魂怯怯地喊了句葛力姆喬先生。

  「那個,您睡得還好吧?」

  葛力姆喬撓撓後腦杓,「嗯,還可以。」慵懶的語調中帶點獨斷的色彩。

  不知不覺又陷入新一輪難熬的沉默。現在的魂就像隻受困在蜘蛛網上的昆蟲,想套些更深入的事情,卻只能蠕動著嘴巴部分的布料,發出一堆毫無意義的支吾雜音。

  視野裡,葛力姆喬平常往後梳的瀏海散落在前額,不知道是不是光線的關係,整個人猶如資深的平面模特兒般,渾身散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性感氛圍。在「啊,我大概已經沒救了吧」這樣自怨自艾的同時,判斷一顆小小棉花心臟承受不住如此視覺衝擊的魂決定轉過身去開燈。

  這時,門正好打開,

  「終於起來啦?」

  一護微駝著背,忽略腳邊的魂,視線直接落腳在葛力姆喬身上。

  收回眺望窗外風景的目光,問句接收者只用百分之兩百稱不上友善的眼神撇了他一眼,說:

  「這是我的。」

  「你也真夠直接的。好啦好啦,床給你睡,免得被老爸還是遊子夏梨說我怠慢客人。」

  「ㄉㄞˋ(dài)……?你小子是在說日語嗎?」

  「別懷疑就是日語。」走到書桌前坐下。「不過話說回來,以一個有張外國人臉孔的非人類來說,會不知道這種難詞也算正常啦。」

  「……真讓人不爽。」

  「又怎麼了!?」

  「……」

  唉——地長嘆口氣後,一護抹了下臉頰,另扯話頭:「你知道『義骸』嗎?」說著,下巴抵在手背,來回轉動起椅子。

  「嘁,老子才不知道那種弱雞死神穿來偽裝人類的鬼東西。」

  「不是很清楚嗎喂。」丟給對方一個白眼,「那個啊,想說你既然都來到現世了,要不要穿穿看義骸體驗一下現世生活之類的。」

  「不要。」

  「誒?」

  透徹的水藍眸子瞥向一護。「你覺得我剛剛都說成那樣還會說『好』嗎?」

  「嗯……不覺得。」

  「那就閉嘴。」

  「呿,真是不可愛啊。」

  「嗯嗯沒錯,真要說的話,大姊姊的確不是路邊隨處可見的那種清新小白花,而是難以駕馭的高嶺之花呢。」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盤腿坐在葛力姆喬身邊,魂難得贊同地點頭稱是。

  「誰在跟你講這個。」

  「黑崎,」

  「幹嘛?」

  「可以宰了他嗎?從剛剛吵到現在,煩都快煩死了。」

  「咦、」震驚地扭頭看向用性感的薄唇說出殘酷話語的女、——男神大人。

  「好啊,請便。」

  「咦咦咦!?」

  噹——……。

  耗費生命在爭取出場率的魂此刻內心幾乎是絕望的。

  

-

一樣沒什麼進展2333(被拉黑

……

窩終於是發文ㄌ(假賽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木参次 | Powered by LOFTER